当前位置:首页 » 行业文化 » 莲花桥电站

莲花桥电站

作者:郭晓林 来源:办公室 时间:2018-03-13 点击:124

 

莲花桥电站
 
郭晓林
 
莲花桥电站是位于西溪河下游汇入渠江的一座小型水电站,装机1200千瓦,占地面积3亩,为小型庭院建筑。所谓庭院式建筑即分为前后两院,前院为花园式的大院,有两幢办公大楼,两棵大黄桷树挺立院中,后院为职工宿舍,干净整洁,清静,前后院中间围墙分为,墙中央有一道圆形拱门,颇有公园庭院的韵味。再后则是一个大大的水池,满蓄着水,还拦截着不少浮渣,由一根直径1.5米的水泥管引水到山脚下临河床的发电房,落差高达20多米。
莲花桥电站原名叫中桥电站,因毗邻致中桥所得。后来的1985年3月,时任四川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何郝矩视察中桥电站,欣然为中桥提字更名,便改名叫莲花桥电站了。相传中桥北岸每逢盛夏便有莲花出现,因它是一种幸运,一般人很难见到,所以人们只有寄希望于想象之中,地名叫做莲花坡。
莲花桥电站原属广安县水利局,系国营企业,虽距县城有八九公里路,但一般还是要头有脸的人才能进入里面工作,因为上班时操作工人坐在凳子上,勿需动手动脚,只要一动也不动地盯着仪表,再做做记录就行,比起其它行业来说,算是很轻松很好耍的工作了。有正式职工50人,实行三班三运转工作制。
当时,从广安县城浓洄镇的新南门出发沿乡村公路,要先后经过高崖、火葬场、致中桥,再经西溪河南侧,过七一村,与公路分道向左,便到达中桥电站。七一村这段乡村公路,有几十户农民围着公路两旁修建房屋,形成一段大概约200米长亦街非街的路面,样子似场镇非场镇,犹如当时的周家巷子一样,令人新鲜而奇怪。新南门到中桥电站的乡村公路约七八里路,路况不好,雨天很难行走。公路右侧再向前通往前进乡和方坪乡。现在,这段路全部变为城市街道,叫做滨河路一段、滨河路二段、滨河路三段和滨河路四段。
莲花桥电站的引水始于   公里外的西溪河五福桥。在五福桥的上边有一道石坝拦住溪水,被导入南侧的引水渠道,属水利上的筑坝开渠分流引水。渠道宽2米,高2米,与西溪河并排而行,流经当时广福区广福乡的红旗村、七一村、黄河村等,与河谷形成有20多米高的落差,形成水利发电。
广安地区成立后,在城市街道建设拓展的过程中,西溪河纳入城市景观河道,莲花桥电站的引水渠道成为城里的安全隐患,给游人们带来了危险。建设者们为莲花桥电站的引水渠道建起了专门的护栏、小桥、警示牌等,既保护它与西溪河并排而行的原貌和游人的安全,又让它增添了河岸的动感和秀色,有11处修建了铁栏栅,有9处修建了单拱小石拱桥。
慢慢地随着城市发展,莲花桥电站的筑坝开渠导流明渠减少了西溪河的水流量,除盛夏季节丰水期外的时间都不能实现自我净化,大量污物沉积可底,使水质变坏,致使河床断流、干涸和裸露,生态环境日益恶化。为了生态环境,为了美丽广安,为了子孙后代,引水渠道让路生态环境。2012年,广安区开展了强力整治西溪河流域水质工作,莲花站电站关停,无人维护的引水渠道别无它用,慢慢地被废弃掉。2015年,莲花桥电站被彻底废弃,残值于2016年8月清除
2017年夏天,曾带来活力的引水渠道被人工填平,种上花草,让游人们远离水患,再没了危险。莲花桥电站整个地盘被改造成绿化地带,修建了一个绿树成阴的休闲场所,与旁边的鹭岛大桥边成了一片,形成了又一通道,昔日的莲花桥电站不复再现。
 
放 耙 子
 
郭晓林
 
木耙子是嘉陵江上的一种运输工具,由大原木组合而成,其特点是自己运自己。
木耙子由直径50至100厘米的原木组成,来源嘉陵江上游的原始森林。在交通不发达、公路状况极差的年代里,木耙子是水上运送木料的最佳办法。
在原产地,制作木耙子时,人们把根根大原木推到江水边,两根两根地用篾绳子捆住系牢,再用铁抓钉一捆一捆相互钉住,再把所有的原木钉成类似流线型的前小后大形状,以便水中行驶。接着还要用碗口粗的细长木头做成舵,放在木耙子的前后,在流水中由放耙子的舵手掌舵调整左右方向。一般木耙子约七八十根原木,只有一层,河中行驶中,不时有水从原木相互的间隙漫出,故在木耙的中央则用木板平铺搭建有一个三角的小屋子,供放耙子的人生火做饭和晚上睡觉。小屋子为谷草尖锥形,前大后小,高度一米左右,前面较大便于舵手进出,后面较小是为了晚上避风。耙子随河水流动行驶,无需其它动力。
放耙子的叫舵手,都是有着“跑江湖”经验的中年男人,熟悉河道,懂水性,吃得苦、耐得住寂寞,由有相关单位专门请用,私人是请不起的。放耙子的季节一般都是在春暖花开的四五月份。这时节河水上涨且稳定,宜于耙子流放,又不会遭到损失,能保证安全,保护耙子的完整。夏季洪水突发多,不敢放耙子,冬天河水减少,无法供耙子行驶。耙子一到达目的地,放耙子的舵手与相关单位的派员,当场清点数量,再付工钱,接着走人,两不赊欠。
拆耙子的时候,需要请木匠师傅和几个大劳力。木匠师傅负责清除铁抓钉、篾绳和防止原木散架漂走。大劳力们则负责齐心协力把水中的原木一根一根拉上岸边,再堆码整齐。
时代的进步,现代化的进度,汽车的普及,嘉陵江发生了变化——全程实行梯级开发。江中筑坝拦水,防洪、灌溉、发电,从川北的广元起始,顺流而下,依次有广元利州区上石盘电航枢纽工程、苍溪县的航电枢纽,南充阆中市沙溪航电工程、金银台航电,南充南部县红岩子航电工程,南充仪陇县新政航电工程,南充市顺庆区凤仪航电工程、小龙门航电工程、青居航电工程、金溪航电工程,南充蓬安县马回航电工程,广安武胜县的东西关水电站、桐子壕航电枢纽工程等河道被一段一段地截断,水体虽然一段一段地增多了,但流速没有了,河中大坝也成一道极大的障碍,木耙子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随水漂流了。还有汽车大量普及,大车小车,客运货车,形形色色,种类齐全,可运批量,也可小件运,长距离短距离不在话下,全不在乎,更不受季节和天气的限制,完全满足人们消费之需。最终是嘉陵江上游的原始森林消耗殆尽,再也没有多少原木可供人们砍筏消费。
以前,在陆上交通不发达、运输极不方便的年代,木耙子是一种无污染无能消的低成本运输,确实是一种好办法,但它跟不上快节奏的现代化建设步伐,无法满足人们躁动的急切需求,最终慢慢消失掉了。现在,只有在日常生活中,它的代名词,人们还不生疏,——大家都懂得“放耙子”,即对约定事情的爽约,是一种不负责或应付了事的行为。
 
 
 

信息录入:办公室 责任编辑:办公室

最新信息
·取凉的故事(2018-09-21)
·一首乐曲(2018-09-21)
·有个金沙(2018-09-21)
·城里的博物馆(2018-09-21)
·遗产之宝“太阳神鸟”(2018-09-21)
·四座山(2018-09-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