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» 行业文化 » 故乡的嘉陵江

故乡的嘉陵江

作者:郭晓林 来源:办公室 时间:2018-03-23 点击:111

 

故乡的嘉陵江
 
郭晓林
 
纸墨笔砚,称之为文房四宝。但细心的人会发现,文房四宝这其中却忽视水的存在,正因为有了水,文房四宝才有存在的价值。
水在四宝发挥作用的过程中,无声无息地起着担纲作用,当一件作品传世之时,它的价值永远地被消失了,被遗失了。水像一种韵律,有序运动;水像一种能量,处静不静;水像一种生命,来去无踪。
故乡的江叫嘉陵江,一直水体充盈,从未枯竭,一年四季,江水随季节不断季节变幻颜色和大小。
冬日里,江水蔚蓝,似乎与蓝天一致。虽然时有阴沉的浓雾紧锁江面,一旦云开日出,洪水之蓝胜于天之蓝,如同相互映衬,不分伯仲。
春天的时候,江水发体,从熟睡中苏醒,呼应春之呼唤,与河岸的绿树青草一道喜迎和熙的薰风,与远山形成天水一色,活力无限,就连河岸边浣衣的人们,也开心地感受它的温暖。
夏天来临,水量充沛,从上游奔流而来的大水,灌满河床,丰满得胀鼓鼓的,可水色浑浊,泥沙俱下,又夹杂着枯枝烂叶,似如千军万马奔腾汹涌,动能巨大,让人欢喜让人忧,节节退避,敬而远之。
秋天,江水回落,恢复到平静的日子,温顺得像一只羊羔,埋头、默默无语,与凉爽的秋风一道,笑迎渡江过往的人群。那些日子,嘉陵江水温柔温顺得没有一点脾气。
慢慢地,人们看中了江水的动能,先后在江上筑堤建坝,拦截流水,聚积能量,让它拦洪、发电和灌溉。上升的水位淹没了两岸,把原有的自然形成的沙、石、滩沉入了水底。
江水之多,一年四季如此,却没有了变幻,不再现冬日的蔚蓝、夏日的汹涌。江水之多,淹没两岸,直抵河堤,没了河岸。江水之多,浩浩荡荡,却没有了河岸浣衣的人们和欢言,不再现与人亲近亲和。
一江平静如镜的水,没有了灵气和生机,仿佛懒惰起来,消沉下起,终日、终月、终年一动也不动似的,任人摆布,任人捉弄,任人切割,毫不自然。
一条大河波浪不见,那些岸边嬉水、江中搏击、小村之恋、初恋的地方和乡恋,统统全都沉入江中,随同毫无表情的江水,一同徐徐消散。
 
  耙  
 
木耙子是嘉陵江上的一种运输工具,由大原木组合而成,其特点是自己运自己。
木耙子由直径50至100厘米的原木组成,来源嘉陵江上游的原始森林。在交通不发达、公路状况极差的年代里,木耙子是水上运送木料的最佳办法。
在原产地,制作木耙子时,人们把根根大原木推到江水边,两根两根地用篾绳子捆住系牢,再用铁抓钉一捆一捆相互钉住,再把所有的原木钉成类似流线型的前小后大形状,以便水中行驶。接着还要用碗口粗的细长木头做成舵,放在木耙子的前后,在流水中由放耙子的舵手掌舵调整左右方向。一般木耙子约七八十根原木,只有一层,河中行驶中,不时有水从原木相互的间隙漫出,故在木耙的中央则用木板平铺搭建有一个三角的小屋子,供放耙子的人生火做饭和晚上睡觉。小屋子为谷草尖锥形,前大后小,高度一米左右,前面较大便于舵手进出,后面较小是为了晚上避风。耙子随河水流动行驶,无需其它动力。
放耙子的叫舵手,都是有着“跑江湖”经验的中年男人,熟悉河道,懂水性,吃得苦、耐得住寂寞,由商业部门或者供销社等单位专门请用,私人是请不起的。放耙子的季节一般都是在春暖花开的四五月份。这时节河水上涨且稳定,宜于耙子流放,又不会遭到损失,能保证安全,保护耙子的完整。夏季洪水突发多,不敢放耙子,冬天河水减少,无法供耙子行驶。耙子一到达目的地,放耙子的舵手与相关单位的派员,当场清点数量,再付工钱,接着走人,两不赊欠。
拆耙子的时候,需要请木匠师傅和几个大劳力。木匠师傅负责清除铁抓钉、篾绳和防止原木散架漂走。大劳力们则负责齐心协力把水中的原木一根一根拉到河滩,再堆码整齐。木耙子就彻底解体,自己运自己的使命也就光荣完成。
时代的进步,现代化的进度,汽车的普及,嘉陵江发生了变化——全程实行梯级开发。江中筑坝拦水,防洪、灌溉、发电,从川北的广元起始,顺流而下,依次有广元利州区上石盘电航枢纽工程、苍溪县的航电枢纽,南充阆中市沙溪航电工程、金银台航电,南充南部县红岩子航电工程,南充仪陇县新政航电工程,南充市顺庆区凤仪航电工程、小龙门航电工程、青居航电工程、金溪航电工程,南充蓬安县马回航电工程,广安武胜县的东西关水电站、桐子壕航电枢纽工程等。河道被一段一段地截断,水体虽然一段一段地增多了,但流速没有了,河中大坝也成一道极大的障碍,木耙子再也不能自由自在地随水漂流了。还有汽车大量普及,大车小车,客运货车,形形色色,种类齐全,可运批量,也可小件运,长距离短距离不在话下,全不在乎,更不受季节和天气的限制,完全满足人们消费之需。最终是嘉陵江上游的原始森林消耗殆尽,再也没有多少原木可供人们砍筏消费。
以前,在陆上交通不发达、运输极不方便的年代,木耙子是一种无污染无能消的低成本运输,确实是一种好办法,但它跟不上快节奏的现代化建设步伐,无法满足人们躁动的急切需求,最终慢慢消失掉了。现在,只有在日常生活中,它的代名词,人们还不生疏,——大家都懂得“放耙子”,即对约定事情的爽约,是一种不负责或应付了事的行为。
 

信息录入:办公室 责任编辑:管理员

最新信息
·取凉的故事(2018-09-21)
·一首乐曲(2018-09-21)
·有个金沙(2018-09-21)
·城里的博物馆(2018-09-21)
·遗产之宝“太阳神鸟”(2018-09-21)
·四座山(2018-09-21)